从公共管理学角度分析形式主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6-24 浏览次数:

   原标题:从公共管理学角度分析形式主义形式主义是社会治理中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如果发展到严重地步,成为影响治理效率的突出问题,恐怕就需要从管理模式以及理念上找找原因了。

   从公共管理学的角度看,普遍存在的形式主义问题与“顶格管理”模式及其理念有关。

   所谓“顶格管理”,简言之,就是一切按照上限进行管理的操作模式和理念。

   它表现为管理工作中的“四最”——“最全事项、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快速度”,也就是追求经济学上的所谓“最优化”目标。

   然而,实行“顶格管理”,追求最优化,是要有前提的。

   首先需要最优条件,其次要付出最高代价与成本。 但在实际生活中,这种最优化的前提条件和成本支付都是难以实现的。 如果强行要求“最优化”,就会造成包括形式主义在内的很多问题。

   概括起来说,“顶格管理”带来的主要问题:一是会推高管理成本,二是因缺乏操作的灵活性,会降低政策的适应性,导致工作难以真正落实。

   明明做不到,又强制要求,于是现实中就只好应付,“形式主义”就这样出来了。 按基层干部们的说法,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逼出来的。

   以“最全事项”而论,做任何事情永远是要有重点的,不能把所有事一股脑儿都干了。 但现在管理工作中事情实在太多了,动辄“横向到边,纵向到底”。

   但事情做起来都要到基层,都要到达管理界面,所谓“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上面千把锤,底下一根钉”。 说到国家与社会治理,在上面就是一个想法或说法,而到下面就是一大片事情。

   现在基层以及管理界面上大多是超负荷运转,这也要管,那也要做,结果事情往往是越做越多。 社会治理中存在一种规律性现象——社会适应性反应。

   即每一项政策或管理措施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管理对象的规避与反制,进而引发新的更多问题且提高管理成本,比如查堵漏洞的措施往往会产生新的钻空子机会。 以“最高标准”而论,标准高,意味着投入的成本要多,最高标准就要有最大投入。 但现在哪来的最大投入呢?至少在基层现在普遍缺乏资源,缺少经费。

   为什么现在有的地方债务问题突出?提那么高的要求,定那么高的指标,但又没给够钱,结果工作很难做。 以“最严要求”而论,现在上面布置的任务非常具体,包括路线图、时间表、各项标准,有的干脆就是下发一个大表格,要求不折不扣地执行。

   然而须知,底下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和上面的政策一一对应,但现在上面下达任务时配张表,说必须做到严丝合缝、一一对应,这就变成用主观裁剪客观了。

   现在有些地方的政策缺乏灵活性,要求不折不扣,须知现实中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工作是可以被“不折不扣”地执行的,具体做工作一定要有自由裁量的空间。 用踢足球来比喻,足球赛要精彩,裁判很重要。

   如果要不折不扣地按照所谓的规则来执行,一碰就犯规,一跑就越位,那球就没法踢。

   所以,各种政策执行时,都要留有一定余地,要给一定灵活性,要给执行者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否则,任何政策都无法真正得到执行和落实,还会助长形式主义。

   现在基层管理中出现某些奇葩现象,都和这有关系。

   以“最快速度”而论,我们国家很大,层级很多,一项工作布置下来,中间要有时间成本。

   因此,任何政策实施都不能过于急迫,要考虑时间成本,留出足够的时间,工作中更不能揠苗助长。

   种庄稼一定得是春耕、夏耘、秋收、冬藏。

   现在有的地方搞的很多形式主义是因为他们连做工作的时间都没有。 有的基层干部说,一些工作星期一布置,星期三检查,星期五督办,搞得下面疲于奔命,大量精力都耗在程序上了,并没时间去真正地开展工作。 工作时间是有限的,一天不吃不睡也就24小时,上面不断来检查、督办,要报告进度、做阶段性总结汇报,上面来人还要接待,结果工作时间变少了,只能应付检查,坐屋里填表。

   这种情况多了以后,底下也就学会糊弄了。 (责编:王丽玮、张丽玮)。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